美文共分享 >> 猝死,变性,牙齿掉光,禁药夺金背后的真实故事(二)

猝死,变性,牙齿掉光,禁药夺金背后的真实故事(二)

发布时间:2016-09-01 20:57:24   |   来源:趣铺网   |   点击:282

  1998年9月21日,被誉为“花蝴蝶”的美国超级田径明星格里菲斯·乔伊娜在家中猝死,年仅38岁。她在1988年创造了女子100米和200米纪录,至今无人能破。

  1986年乔伊娜放弃田径,一年中大部分时间做出纳,晚上设计发型。当她在1987年4月决定重返田径场时,她体重暴增;四个多月后,她在罗马世锦赛上夺得200米银牌,她还在越来越强。在15个月的时间内,她从一个肥胖的酱油短跑手一跃成为世界第一

 这些反常的成绩,令她吃药的传闻一直甚嚣尘上,但是没有证据。医生说乔伊娜的猝死原因是心脏病,但很多人怀疑是她吃药的后遗症。这个现在已经变成疑案。

QQ截图20160831114020.jpg

乔伊娜的成绩过于优异,曾引发体坛争议

 有人没有像乔伊娜一样死于非命,但他的人生或许比乔伊娜更为不幸。他叫安德里斯·克里格,曾效力于东德最著名的体育俱乐部。

 1989年,柏林墙倒塌。两年后,一本关于东德兴奋剂使用的著作《从研究到欺骗》出版。这本书从一些秘密文档里,揭露东德体育俱乐部里兴奋剂的秘密。

 克里格开始从这本书中追溯自己身体变化的原因。

上个世纪的秘密,仍然触目惊心

 80年代·东德 | 克里格的故事

QQ截图20160831114043.jpg

东德女子铅球运动员海蒂·克里格

  1979年,14岁的海蒂·克里格加入了柏林青少年运动学校,学校隶属于东德最有名的一家体育俱乐部。背后更大的老板是东德的秘密警察机构。 

  两年后,教练开始让海蒂开始服用一种蓝色包装的药丸。教练说这是一种葡萄糖,可以增强投掷铅球的力量和耐力。实际上,蓝色药丸是一种名叫Oral-Turinabol的类固醇激素,为了平衡这些激素,海蒂的配药里还被添加了避孕药。 

 药物副作用很快显现。避孕药让海蒂的乳房疼痛异常,类固醇的使用更让她在18岁时,体重就飙升到了100公斤,她感觉自己“像米其林轮胎一样胖”。 

 更难堪的是,海蒂的嗓音变得像男人一样低沉,还长了浓密的体毛。她坐飞机去参赛,空姐示意她到男士卫生间;在柏林的大街上散步,她被看做是同性恋皮条客;最严重的一次,穿着裙子的海蒂被人叫做易装皇后(Drag Queen),当着她母亲的面。 

 海蒂变得暴躁、易怒,并且有抑郁症的状况。但她还是找到了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她的铅球成绩在短短几年内突飞猛进。 

 1986年,20岁的她了欧洲冠军,成了东德的国家英雄。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练习,不断在比赛中获得认可,”海蒂说,“至于蓝色药丸里有没有激素,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海蒂的夺冠成绩是65英尺6英寸,比三年前提升了将近一半。 

 后来的研究证实,类固醇对海蒂成绩有显著影响。夺得欧洲冠军的那一年,她服用了大约2590毫克的Oral-Turinabol。这个服用量,比1988年爆出兴奋剂丑闻的男子短跑运动员本·约翰逊,还多了1000毫克。 这种激素后来被叫做“海蒂激素”。 

 后来解密的培训日志显示,过量的兴奋剂摄入,让海蒂每周的训练量超过惊人的50吨。最终,过量的肌肉训练压倒了她的关节和骨骼系统,她的膝盖、臀部和背部遭受了严重的损伤。1991年,25岁的海蒂·克里格被迫退役。 

 退役后的海蒂很快失业。曾经拥有的国家荣耀,随着东西德的合并,似乎消失了。更痛苦的是,她无法再通过训练,来减轻自己在性别认知上的痛苦。她从来没有男朋友。她和两个女人有过关系,但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女同性恋。 

 1994年海蒂最压抑的时候,她坐进浴缸里,装满水,拿起刀片准备割腕自杀。幸好在那时候,家里的牧羊犬跑来蹭她,告诉她遛弯时间到了。 

 “我感觉到狗的鼻子在顶我,凉凉的,一下子就醒了,就像梦一样,”海蒂说。 

 1995年,海蒂遇见了变性人群体,开始考虑变性手术。两年后,她切除了自己的乳房,接受了子宫手术,变成了一个男人,改名为安德里斯·克里格。

QQ截图20160831114101.jpg

这是变性后的海蒂,他现在叫安德里斯·克里格

 海蒂当年每天从蓝色药片里摄入了超过30毫克的雄性激素,而那个年纪的女孩每天体内自产的雄性激素不过才半毫克。

 据估计,当时跟她一样被诱骗服用这种药片的东德运动员有15000人左右,其中至少有500-2000人因为类固醇,遭遇了重大健康问题。包括肝肿瘤、心脏病、乳腺癌、不孕不育、抑郁和饮食失调。

QQ截图20160831114114.jpg

这是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女子铅球项目冠军依伦娜,她的身形看起来触目惊心

能吃死人的兴奋剂,已经发展了几千年

QQ截图20160831114127.jpg

古代奥运会已经有人开始使用兴奋剂,但一开始主要是天然成分

  兴奋剂有超过2500年历史。一开始人们用的是质朴的“土方子”,公元前668年,当时的古代奥运会的跑步冠军Charmis就使用一种包含无花果干和湿奶酪等材料混合制成的特殊食物增强体力。之后,古代的运动员们更是大肆使用牛鞭,即最早的睾丸酮类兴奋剂。

  在美国,著名的六天自行车耐力赛的参赛选手大规模使用可卡因是个公开的秘密。1899年世界一英里场地自行车赛冠军马绍尔·泰勒在一次参加比赛过程中突然退出比赛,他声称有一个持刀歹徒一直在追他——他因为服药产生了幻觉

  1904年,第3届奥运会在美国圣路易斯举行。男子马拉松运动员托马斯·希克斯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可考的依靠药物夺冠的现代奥运选手。

  全程40公里的马拉松路线,有丘陵有平原,尘土飞扬,且天气炎热。托马斯跑得想退赛,教练给他注射了一支士的宁,喝了一杯白兰地,让他继续跑。最后6公里的时候,他再次崩溃了,教练果断又给他注射了一针,靠着这个他冲过了终点,差点死过去。

  在生死之间挣扎了几天,托马斯奇迹般恢复了,登上领奖台领了金牌。只是之后他再也没参加过马拉松比赛。

  托马斯注射的士的宁也叫马钱子碱,是一种中枢神经兴奋剂,它也是早期使用最广泛的一种兴奋剂。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我国女排运动员巫丹的尿检显示马钱子碱呈阳性,因此被逐出奥运会。巫丹也成为我国第一位在奥运会上栽进药瓶的运动员。事后证明,这的确是一例误服事件——罪魁祸首是含有马钱子成分的中成药。

QQ截图20160831114203.jpg

男子马拉松运动员托马斯·希克斯,他夺冠还有一个原因:当时跑第一的选手,被他举报中途搭了顺风车,成绩被取消

  1924年,环法自行车大赛。一个名叫亨利的选手,也想撂挑子不干了。他对记者说:耶稣通往十字架的受难之路是14站,我们有15站。你知道我们靠什么坚持下去吗?我们有可卡因让眼睛不闭上,氯仿让大脑麻醉,擦剂让肢体回暖,你想看药丸么?(说着他甩出3个药罐)到了晚上我们因为药物作用无法入睡,兴奋得跳舞,我们就像行尸走肉一样

  他的兄弟弗朗西斯证明了这种说法,当年的报纸上,最劲爆的就是他那句话:“我们就像装上了定时炸弹一样开始比赛。”

 1960年,罗马奥运会,丹麦自行车选手克努兹·埃尼马克·詹森突然在比赛中昏厥,随后死于医院。尸检证明,他服用了安非他命、酒精和另一种扩张血管的药物。

 1967年,前奥运铜牌选手、英国自行车运动员汤米·辛普森死于环法比赛途中,死时衣袋中还有未吃完的安非他命。

QQ截图20160831114217.jpg

英国自行车运动员辛普森在比赛途中猝死

  系统性地研究兴奋剂,是在冷战期间。它一度成为某些国家的国家项目。其中规模最为吓人的就是上世界70-80年代的Komplex 08计划:东德的各大训练基地系统性地给运动员们服用兴奋剂。

 当时的兴奋剂研究成果不如现在发达,没有出现类似于促红细胞生成素等先进药物。类固醇类蓝色小丸子被“包装”成维生素,给运动员服用

 这些药丸和前文提到的大力补们一样,除具有增加肌肉块头和力量,并在主动或被动减体重时保持肌肉体积的作用外,还具有雄激素的作用。此外,还可加快训练后的恢复,有助于增加训练强度和时间。

 但大量医学研究同样证实了它的毒副作用。过量浓度的类固醇导致脂肪代谢紊乱、肝功能异常、头痛、高血压、秃发、前列腺肥大、精液过少或无精、性欲改变、过度的攻击行为等。而对女性的有害作用几乎都是不可逆转的,其中包括:引起月经不调和闭经、乳房扁平、阴蒂肥大、痤疮、多毛症、嗓音低沉等。更可怕的还是那些尚未查明、潜伏期较长的副作用,例如导致癌症和胎儿先天畸形等。

 1968年,国际奥委会开始在第十九届夏季奥运会中开展兴奋剂检测。当然,与历史悠久的禁药发展史相比,当时的检测手段实在是太弱鸡了,对当时惯用的合成类固醇毫无办法。整个东京奥运会期间,仅检出一例违禁药物事件,瑞典现代五项选手汉斯-贡纳·利延瓦尔成为奥运史上兴奋剂检测第一人——他服用的违禁药物只是过量的酒精。

QQ截图20160831114228.jpg

现代检测手段要求运动员被采集的同批尿样要装到A.B2个瓶中密封,首先对A瓶进行各种兴奋剂检测,当A瓶尿样是阳性的时候,检测机构会对B瓶开封检测,当B瓶瓶尿样也是阳性的时候,该运动员所在的协会就会对该运动员进行处罚了

  与检测手段的缓慢发展形成巨大对比的,是兴奋剂的迅猛进化。

  迄今为止,已有七大类药物和技术,足以赋予竞技选手神力:刺激剂、麻醉止痛剂、合成代谢类固醇、beta阻滞剂、利尿剂、肽激素及类似物、血液兴奋剂等。

 上述七大类中经常被提及的有三类:

 1.中枢神经兴奋剂,像咖啡因、可卡因、麻黄素这类,吃了后人不觉得累。

 2.类固醇,也就是激素。睾丸素就是其中比较有名的。这类吃了之后肌肉力量增加,骨骼变粗壮,说白了就是倍儿有劲。

 3.红细胞生成素,吃了之后供氧能力增强。这个主要用于长跑长距离游泳等需要耐力的项目的运动员。

QQ截图20160831114240.jpg

红细胞生成素的作用机制

  “如果我可以给你一颗药丸,吃了它你可以拿得奥运金牌,但是我要在一年后杀了你,你愿意吗?” 在1967年,约翰斯霍普金斯医学院的教学研究员、马里兰大学副教授Gabe Mirkin博士,曾就此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公路赛前做过一个调查问卷询问多名运动员。在约100名调查运动员中,超过一半的人选择药丸。 

 就算会死,也选择服药,这也许才是比禁药本身更可怕的东西


联系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2002-2019  趣铺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265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