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共分享 >> 猝死,变性,牙齿掉光,禁药夺金背后的真实故事(一)

猝死,变性,牙齿掉光,禁药夺金背后的真实故事(一)

发布时间:2016-09-01 20:37:54   |   来源:趣铺网   |   点击:1900

兴奋剂受害者

和死也要使用兴奋剂的人

遗落在世间的故事

   这篇内容的背景,也许需要交代一下     

  “我朋友来家里做客,他是晚期癌症患者,不能吃肉。她为了表现对我朋友的友好,早上煎了排骨、香肠荷包蛋,非常丰盛。但一听我朋友不能吃肉,她脸色就变了,突然眼中泪水如涌泉,一边自己煽自己耳光,一边说“我太傻了!我对你这么好你们还这样对待我!”我朋友吓得马上拿起香肠就吃,一边吃一边拍照,夸奖说不愧是冠军的厨艺!她破涕为笑。我朋友吃完直奔机场,对我说:“你老婆这么暴力?”

  此刻,一家小寿司店里,有马体育面对的男人,名叫黄天文。相信很多人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他是一家环保企业的老板,但从2008年开始,有个更为大众熟知的身份——王军霞丈夫。2015年之后,变成前夫。前面那段讲述中的“她”,就是王军霞。

QQ截图20160831113237.jpg

▲黄天文和王军霞

  约黄天文出来之前,其实有马体育有很多犹豫。

  时隔8年之后,北京奥运会上三名中国女子运动员兴奋剂复检结果呈阳性。根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的最新消息,国际举重联合会委员会委员达维德里格尔特向俄罗斯体育新闻社表示,国际奥委会或许将考虑将举重从奥运项目中去除的问题。因为禁药而取消一个奥运竞技项目,这大概会成为体坛上百年禁药史上的大事件。

  禁药被查出来的新闻,我们已经看过太多,但是查出来之后呢?或者再具体一点,用禁药的运动员后来怎么样了?

  黄天文与当年轰动一时的马家军禁药事件的核心人物王军霞曾在一起生活,他的见闻、经历也许能提供一些信息。

那么先从最近的故事说起   千禧年·中国 | 王军霞的故事

QQ截图20160831113318.jpg

这张王军霞身披国旗的照片,是一代人的记忆


  中国体坛最大最劲爆的禁药丑闻,来自于显赫一时的马家军。

 我们目前所了解的是,当年的马家军成员们集体离队之后,散落天涯。她们虽然被虚虚实实地报道过多次,但对于禁药的内幕和后续影响,并没人透露过。

QQ截图20160831113335.jpg

全国第七届运动会上,马家军连破女子1500米、3000米、10000米世界纪录

 黄天文算是与王军霞退役后共同生活时间最长的一个人。据黄天文描述,在两人的交往过程中,王军霞身上的坚韧、勇敢、热烈,一度非常令他感动,并最终促成了他们的婚姻。

 在两人结婚之后,一些问题逐渐显露出来。黄天文说,王军霞的情绪一直起伏很大。在他的传记《东方神鹿》一书,以及该书被删掉未出版的手稿中,是这样描述的:

【逼婚】
  王军霞一直非常想跟黄天文结婚,但在感情上一向奉行美式浪漫自由的黄天文多次婉拒了她。王军霞带着自己的侄女找到黄家,并且住了下来。两人因为结婚一事多次爆发争吵,王军霞暴怒之时,当着黄天文父母摔东西。黄家父母于是也认为王军霞不适合,王军霞流着泪,捶着胸口对老人说:“求求你们,让我们结婚吧,不结婚,我就去死!”
  她一边说一边扳着自己的手指头,只听“咔嚓”一下指头肿起来了,好像骨折了。黄家父母吓坏了,忙说:“军霞冷静,冷静。”
【录节目】
  2013年在《真实第二十五小时》《马俊仁恕我直言》的节目录制中,谈到马俊仁如何对待王军霞时,王军霞突然站了起来,近乎歇斯底里对着黄天文大吼大叫,然后起身离开了录制现场,录制人员都面面相觑。黄天文说,提到马俊仁就会失控,几乎是她的常态。

 黄天文一直觉得王军霞心理或者精神上有些问题,他提议去看医生,总会被王军霞拒绝。他试图请医生装作朋友通过视频与她聊天,但调理效果甚微。

 在美国生活期间,黄天文夫妇跟一名曾经的马家军成员走动也较为频繁。在黄天文看来,该成员性格和精神状态,也与王军霞颇为相似:情绪容易失控,严重的时候对身边的人事有攻击行为,甚至自残。

QQ截图20160831113351.jpg

出于对环保的共同热爱,黄天文和王军霞婚后有过一段甜蜜生活 

 黄天文坦言,他并不能确定这种心理和精神状态是否与当年的兴奋剂有直接联系,但两人在年深月久的相处中,王军霞身心上的一些症状,始终令他对马俊仁充满愤怒。他认为一个出生山野、坚韧自由的女性变成他所看到的样子,应该归咎于马俊仁对她和队友的戕残,这其中大部分原因来自于禁药 

 1999年两人第一次在丹佛见面的时候,虽然寥寥寒暄几句,但王军霞话语间时不时冒出来“头痛”二字,令黄天文印象深刻。

 两人结婚之后,黄天文逐渐得知王军霞听力有问题。2012年,王军霞出现生理期紊乱的症状,并且在分居前一直没来,两人一度以为是怀孕,甚至闹出笑话。  “马家军那些女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声音都非常嘶哑,脸部轮廓分明,胸部发育不明显。”黄天文回忆起见过的马家军成员,如此评价。

 而马俊仁对当年年少懵懂的运动员们使用过什么。毋论黄天文,“连王军霞自己都不知道”。

 在作家赵瑜撰写的《马家军调查》“药魔重创马家军”章节里,记录了马家军老队员的回忆↓↓↓

------------

  早就知道国外有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大概是88年、89年吧,知道国内有运动员开始用了。全国各地都有辽宁的队友,她们回来说,有利无害就能用,老多队伍都在用,不用不好使。

 我们就觉得人家都在用,咱们再练不也是白练吗?觉得太不公平,心里特恨别人使用兴奋剂。没来之前就听说马指导这个组用药比较多。我们年龄小,不懂什么危害,为了出成绩,选拔到这个组之后就跟着用。

 头几年,马导也没整来什么好药,就是大力补啦那些个玩意儿,数量也不多,效果并不明显。那东西负作用可不小,但是,如果用得少,还觉得不公平。到了1991年以后,马导手上的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高级,有口服的,也有针剂。那阵子查得也不紧,就大量地用。

 往后长大点儿了,知道这些药挺害人的,尤其对女孩子危害更大。好些队员说话声音越来越粗,大多数队员还得了肝病,有时疼得不能训练,睡不着觉,就产生了抵触情绪。只要马导不监督,一部分队员就把口服的药偷偷扔掉,不吃,但马导打针还是躲不过去。

 有时候想,干一回体育,用就用吧,早点儿出了成绩就不干了。又想用又怕用,心里特别矛盾。再往后就麻木了,出不了成绩,马导又打又骂的,还不如瞎用呢。平时打针发药都是正常程序,咱组可用老了,提回来一提兜一提兜的,稀里糊涂过日子。

 到了1992年以后,情况发展到痛苦阶段,队友的身体都变化了,说话嗓子老粗,有的也不来例假了。肝病越来越多,各种毛病都出来了,又听说往后可能不会生孩子,或者生畸型儿,笑话我们的人越来越多,别说没有男朋友,有男朋友人家也动摇了,咱心里难过的要死要活的。

QQ截图20160831113406.jpg 当时的马家军成员中,有人在生育后满口牙齿松动掉落。知情人称“经常闻到ta口中一股特殊的腐烂气味”,而换牙的疼痛,让ta忍不住想自杀 (有马体育独家图片)

------------

 黄天文向有马体育讲述了一些马俊仁使用禁药的细节,这些细节都是王军霞或其他知情人士透露给他的,被他写入《东方神鹿》一书,但在出版时被大幅删减。

  在田径队训练时的伙食都是由马俊仁亲手调制,每个队员吃的东西都不一样。尤其是主要的队员如曲云霞、李颖、刘东、马宁宁等吃饭时都会加一勺粉状的东西。后来王军霞听旁边的老队员讲:这里含虎骨粉、人参粉、鹿茸及冬虫夏草的独特营养配方。

 马俊仁总是很神秘的说,这是他家的祖传秘方,他妈妈是鹿仙,每天晚上会给他托梦,告诉他应该给姑娘们吃什么,这样他才会配制。因此,王军霞也云里雾里的似懂非懂的搞不清状态。因此,刚开始在马家军的训练计划里她与一些陪跑运动员一样得不到特殊的“营养品”调理。

 直到有一次5000米测试,王军霞一下跑了第一名,她才得到马俊仁特殊照顾。除了训练中的例行任务外,马俊仁开始给王军霞打针和吃药。迷惑中的王军霞看到身边队友渐渐产生各样的变化,她经常感到身体不适就开始暗中排斥这种药剂片。然而,最终到底她用的是什么“药”她自己也搞不清楚的。

 在马俊仁的特殊调理后王军霞开始产生了抑郁和脾气暴躁,生理周期极其紊乱。她每天都在想:我没有病,要打什么针吃什么药?她渐渐产生了抗拒情绪。凡是遇到打针吃药时,她是能躲就躲能逃就逃,在不是马俊仁亲自打针的情况下,她总是能避就避地躲过服药打针。她还练出一套欺骗马俊仁的手段。她看见马俊仁来了,她就让队医张琪将针剂打进馒头里等等来迷惑马俊仁。

 马俊仁训练人对药的承受力时,他用了很原始的“科学”方法做试验。他通过在狗身上做实验,筛选各种提高成绩的最佳剂量,再将他实验结果认为合适的计量用于队员身上。在他的训练下面有好几条狗都光荣牺牲

QQ截图20160831113418.jpg

2000年悉尼奥运会,5名女选手血检有问题,马俊仁从此销声匿迹。他后来成为了一个养藏獒专业户

 但马家军确实在体坛如日中天。马俊仁有句名言是“想破啥(那时的世界纪录)就破啥,叫谁破谁就破” 。大家都知道马俊仁有秘方,各个部门都变着戏法来马俊仁这里取经,学习。当时的一瓶针剂的价格是300元人民币,王军霞就把这些存储的药品和针剂当做珍贵礼品送给别人,拿到礼品的人都是千恩万谢的离开。别人拿了这些礼品试了一、两次(针)也没有出现什么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也没有人再提起。

 队医张琪经常帮王军霞收集药片和针剂,然后将此储存起来,在与男朋友约会时送给男朋友。张琪的男朋友是击剑运动员,曾经得过全国冠军,由于经费的问题这位击剑冠军非常需要这种援助。后来他们在王军霞的帮助下双双来到美国,“由于身体和性格受药物的损害,来美国后不久两人就离婚了”。张琪与美国人结婚并开始信仰基督。她丈夫与一位在餐厅工作的台湾女人结婚。

 黄天文所打听出来的情况是,当时有人到长跑队来兜售那些药,“卖药的和查药的都是一条道上的,药物更新迭代之后,被淘汰的药物才会曝光出来。”黄天文感叹,这样的内幕令他深为震惊。

QQ截图20160831113428.jpg 传说中的大力补

  一位业内人士曾透露:“其实当年老马在干什么,我们比较清楚。据说他们曾经用一种叫促血细胞生长素的东西,能显著提高运动成绩。这种药物原来是查不出来,所以老马就牛了一阵。当然,任何药物都有副作用的,常用促血细胞生长素人容易发烧,所以我们就常听说马家军某某队员等经常发烧,带病坚持比赛的佳话,当然她们竞技水平本来就是很高的。”

 有人透露,马俊仁在训练时用的是丙睾酮,双氢睾酮(雄性激素)等,还有EPO(促红细胞生成素),后一种药是要验血才能查出来。

 黄天文在书稿中写道:使用丙睾酮,双氢睾酮这种雄性激素是把女孩当男孩养,有男孩的力量。用EPO可以让血液得到更多的氧份,增强造血功能,瞬间恢复耗尽的体能。但是,使用这种药品后的后遗症是:失眠,痛经,停经,肝病,声音变粗,喉结突出,长胡子等。所以,马俊仁对每个新队员在入队时都说有肝病,就是担心用药后会让运动员得肝病。王军霞补充说:凡是用药的人会经常发烧,而且,身体肌肉很容易受伤。

 1993年国际田联的飞行检查是中国体坛的第一次。所谓的飞行检查就是在运动员所在国内,不通知运动员本人由国际田联的兴奋剂检测专家“突然”到当地去取运动员能测出兴奋剂使用指标的标本尿样。在1993年,当时的兴奋剂药检只是尿检,只能查出雄性激素使用指标。2000年后国际田联才开始做血检,才能查出EPO的使用指标。

QQ截图20160831113951.jpg 新型禁药EPO

  黄天文告诉有马体育,虽然新闻上有报道,但王军霞私底下跟他说“一次都没被飞行检查过”。她的检查,被马俊仁掩护过去了。黄天文说:“马俊仁与当地户籍之类的管理部门混得很熟,伪造一份王军霞的身份证照轻而易举。而对于来飞行检查的那些外国专家来说,中国人全长着一样的面孔,他们根本分不清。”

  这些运动员能逃过检查,却逃不过那些药物在身体里的影响。

 黄天文还记录了这样一件事:有一次,王军霞回到家中,对父亲母亲沉痛交底。她说,由于大量用药,将来担心我们这群苦孩子不能为爹妈生孩子。如果真的不能生育,我就去领养孤儿,不知道大连有没有孤儿院?我退役后领养五个八个, 十几个也没关系。我养活他们,抚养他们长大后上大学,他们都是我爸妈的好孩子。

QQ截图20160831114007.jpg

黄天文、王军霞婚后育有一个女儿

  但王军霞最后还是生了两个孩子,其他人就没这么好运了(未完待续



联系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2002-2023  趣铺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26571号